海口49岁男子急需“熊猫”血,“熊猫大侠观察点 宁波有人已坚守了15个月

2021-11-17 00:34:17 文章来源:网络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黄婷

海口的符先生得了白血病,两个孩子一个7岁,一个9岁,都争着给爸爸捐骨髓,可化疗阶段需要大量输入“熊猫血”,血库告急,家人无奈发朋友圈求助。11月8日,一名“熊猫血”军人主动献血400毫升,海南“熊猫血”血友们也开展了一场爱心接力,为气温骤降的琼岛带来阵阵暖意。

符先生确诊白血病

海口49岁白血病患者急需“熊猫血 ”

符先生今年49岁,一项身体不错的他自上个月开始腰疼。11月4日,经医院检查 ,他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一纸诊断如晴天霹雳!“两个孩子还那么小,不能没有爸爸!”符先生的妹妹符女士说,符先生的两个孩子还都在读小学,一听说捐献骨髓能救爸爸,平时最怕输液打针的他们争着抢着要给爸爸捐骨髓。

“一定要想办法救哥哥。”符女士说,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进行骨髓移植。在骨髓移植前,符先生需要接受化疗,化疗阶段需要大量输血。让符女士一家着急的是,符先生是罕见的AB型Rh阴性血,医院无备用血。“希望有同样血型的好心人能帮帮我哥,救救两个孩子的爸爸。”符女士说。

11月4日胡磊为符先生献血400毫升

一军人当天主动献血400毫升

11月8日15时许,当海南省军区警卫勤务队保管中队四级军士长胡磊看到符先生的求助信息后,当即跟部队请假,前往海南省血液中心献血。当天下午,面对符先生家人献血200毫升的请求,胡磊却毅然决然一次性献血400毫升。

“我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没什么好说的。”当晚,记者联系上胡磊时,他连连表示,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儿。

今年34岁的胡磊在2017年3月进行体检时得知自己是“熊猫血”。“听说自己是稀有血,当时很惊讶,也有些担心!”胡磊说,此后他逐渐来了解到关于稀有血型的种种,“要注意保护自己,避免大量输血,如果输入阳性的血液后,以后若再输血,很可能造成溶血性输血反应。”

今年1月,胡磊为一患者献血

后来,胡磊主动加入了一些稀有血型组织。“其实我们并不孤单,大家就是一个互助的团体,一旦谁遇到紧急情况需要输血的,就能在这个团体中及时找到符合条件的无偿献血者。”对胡磊来说,一个个团体就像是稀有血型拥有者的家。他们亲切地互称彼此为“血友”。

记者了解到,胡磊已多次无偿献血。今年1月27日,一患者做手术急需AB型“熊猫血”,他主动献血400毫升。

作为“熊猫血”拥有者,胡磊时刻准备献出自己的血液,以解病人的燃眉之急。胡磊表示:“无论是作为一名军人,还是稀有血型者,这都是自己的责任。”

杨本科16年献血9900毫升

让稀有血型不稀有,他16年献血近万毫升

当天,海南华侨中学教师杨本科听说符先生急需“熊猫血”后,第一时间帮忙提供了海南熊猫血之家微信群信息。“符先生是AB型血,我是B型血,很抱歉不能直接帮他。”杨本科表示,相信通过爱心接力转发,一定会有相同血型的热心人献出爱心。

2005年8月,杨本科18岁生日时,在老家安徽亳州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无偿献血。几天后,他去领献血证时,被告自己是B型RH阴性血。

“按比例,海南大约有10000名以上‘熊猫侠’,但目前比较活跃的,只有300多人,要是稀有血型拥有者都积极无偿献血,熊猫血也就变得不那么紧缺了。”杨本科认为,“熊猫血”血友需要抱团取暖。正是怀着这样的想法,16年来,他从未间断献血的脚步。他先后在安徽、海南两地献血27次,共计9900毫升。

杨本科常年献血的行为让家里老人很担心。“前几个月刚去献过,这次就别去了 。” 每当老人这样劝说,杨本科只是笑笑,照旧来到献血屋。“一想到病床上躺着病人,只要我献出一点血,他就能得救,我怎么忍心不献出那几百毫升的血?”杨本科说。

“熊猫血”友需抱团取暖,盼更多人献出爱心

据了解,在我国汉族人群中,Rh阴性血分布频率约为0.3%,因为稀有而被称为“熊猫血”。记者从海南省血液中心了解到,目前,海南在册的稀有血型拥有者共1443人,具有有效信息的为627人。

为了帮助稀有血型拥有者“抱团取暖”,海南省血液中心会定期组织他们举行各种活动,并建立QQ群和微信群,方便他们随时联络。

海南省血液中心工作人员梁先生介绍,为了将“熊猫血”拥有者更好地组织起来,他组建了海南熊猫血之家微信群。五六年间,这个群从无到友,从最初的几个人到如今340人。“群里都是无偿献过血的熊猫血友。”梁先生说,这一数字的变化,说明有爱心的人越来越多。

“在这个群里面,除了日常的科普宣传外,很多时候还会有‘血友’的求助。每有求助,符合献血条件的‘血友’都会积极响应。”梁先生说,有时候他会一对一打电话给血友。“有七八成的人都是愿意帮助他人的,但也有少部分人因对献血没有科学的认识而拒绝献血。”梁先生说,科学献血并不会对人体有伤害,希望越来越多的人献出爱心。

在此,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特别提醒,符先生化疗期间需要大量输入AB型Rh阴性血,若有该血型的熊猫血网友愿意伸出援手的,请拨打新闻热线0898-966123。责任编辑:郭微微

来源:南海网

中国宁波网记者陈敏通讯员陈徐婷董婷婷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正常的生活,也是从那时起,我们开始频繁地接触到一个地方——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疫情严重时,不论是白衣天使、机关干部,还是保安保洁人员,他们默默地守护着医学观察人员的健康,用责任筑起一道“铜墙铁壁”。但是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基本恢复的今天,仍然有那么一群人用温情守护着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他们中有的已经坚守了15个月。

“再不回家,我妈都要不认识我了!”

11月2日晚上10点半,鄞州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外的核酸采样区,一位身着隔离服的高大青年忙里忙外,正耐心地引导、维持核酸检测队伍秩序。因近期国内疫情防控形势严峻,需要做核酸检测的人员较多。小伙子不厌其烦地主动维持秩序,让大家尽量排得间隔开一些。

这名小伙子是隔离点的一位安保人员,姓冉,1999年出生,重庆人。

小冉告诉说,今年2月份接到公司通知,隔离点需要工作人员,说实话一开始内心有点担心,毕竟是隔离点,医学观察人员身上有没有病毒谁也不知道,心中没底,有点慌。但得知隔离点工作人员不足,急需人员,他就主动报名过来了。“来到隔离点后,发现这里安排得非常好,还给我们安保等后勤人员培训如何穿、脱隔离服,每次脱隔离服,还会有医务人员盯着防止污染。而且这边管吃管住,9个多月来,我都胖了30斤了。我只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再不回家,我妈都要不认识我了!”小冉笑着说。

“那你爸妈知道你在隔离点工作吗?”笔者问。

“一开始我是瞒着他们过来的。后来时间久了,爸妈也就知道了。他们也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面的理解了。这是一份工作,必须得有人去做!”小冉腼腆地说。

小冉还告诉说,他第一次参与接入境人员进驻隔离点时的情景至今印象深刻。“当时我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带上N95口罩和橡胶手套,在后门接上入境人员,帮客人们把行李箱从车里搬下来时,感觉就像整个人被捆绑了似的,呼吸不畅、全身是汗,这种穿着隔离服干活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等忙完接机,入境人员全部安排妥当脱防护服时,衣服都湿透了,脸上还留着好几条印记,感觉整个人晕乎乎的。不过我坚持下来了,后来也就习惯了。”

一守就是15个月

“我是去年8月5日隔离点启用就来的,到现在马上15个月了。我们这儿的安保人员有驻守一年多的,还有好几个半年以上的。”潘火派出所协警队长,隔离点安保组组长胡队笑着说。胡队是北仑人,今年39岁。他的主要工作职责是管门岗、守门、测温、查码。“保安组共有4个岗位,哪里忙了需要帮忙,我会第一时间顶上去!”

“驻守那么久了,肯定很想念家人了?”“想!”说着,胡队眼眶有点湿润。“想念他们了,就给他们打视频电话,隔着屏幕看看他们的脸、听听他们的声音就好了。家里有两个娃,一个12岁,一个8岁,他们问得最多的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过幸好家人很给力,老婆、老人们把家里照顾得很妥帖,我也安心在这边工作。”

“从中高风险地区回来,集中隔离14天,这是国家抗疫期间的要求,抗击疫情,人人有责。”胡队经常对忐忑不安的医学观察人员这样说。当单位跟他说换岗位时总被他婉拒了,他觉得能为抗疫做点事情感觉很充实。

270天、451天……后勤工作人员们义无反顾地走进隔离点大门。一个个平淡无奇的数字,铭刻着隔离点工作人员们的经历,书写着他们的坚守与担当。

【来源:中国宁波网民生城事】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来源:九派新闻

上一篇:心系患者 他们花了不少“小心思”——北京临产,列车为生命“快进”66分钟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蒲县之窗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