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县之窗

访古达人弘历发现燕秦长城遗址,还耐心的写了一篇考察笔记

古迹爱好者并非唐代就有,古代也有。作为富二代的乾隆皇帝,有足够的闲暇时间寻访古迹。乾隆十七年(1752),乾隆帝在秋天,服务时发现了一...

古迹爱好者并非唐代就有,古代也有。作为富二代的乾隆皇帝,有足够的闲暇时间寻访古迹。乾隆十七年(1752),乾隆帝在秋天,服务时发现了一处类似城墙的遗址,一时激动的他开始沿着这处遗址进行勘探,采访蒙古和索伦的老人。他甚至查阅了《山海经》和《括地志》等典籍,认定这是比秦长城更早的古长城遗址。乾隆皇帝兴奋之余,写下文字,为自己的发现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并在文末写道:“天地生限南北,秦成长城可笑!”

木兰自东向西绵延数百里左右,横七竖八,如城如堡,连山带壑,每四五十里就有一座碉堡,筑垒而成。问蒙古和索伦,都说:“此古长城也。”东起黑龙江,西至榆社。临洮人,今犹在其城,而南行数百里,物不似其疗养。古长城的人,怎能都抓起来,干干净净地聚在一起?未载于《山海》、《括志》者,无意中得之荒芜大略口传,余垂其名,岂不是造物主之灵,久暗必显乎?尝苦中所记的传记,多有夸张虚假,非无文之人世世代代继续相随,实指道亡,其间未余脱。秦筑是为了扩边,还是为了让地?古不闻今传。岂知我似天下之牙?又何以知今传,知其后当守?这岂不是又不传了?或说:“此非城也!盖天盖地,自然此生,故限南北。”天地长这样,限制南北,秦曰长城,可笑!(黄翼摘录整理于2010年、2013年)